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斗宴(烟花三月)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尾 声
                          “至于初学分布,务求平正,既能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复归之际,人书俱老。”

                          这是悬挂在片石山房门墙上的那段话。它描绘的虽然是书法艺术,但其中蕴涵的哲理却足以隐喻人生。“险绝”与“平正”之间的辨证关系亦可适用于一切艺术。

                          烹饪也是一门艺术。“大味必淡”四个字不就是对这段话的最?#38376;?#32553;吗?

                          遗憾的是,世上并没有多少人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即使明白,也不见得能做到。

                          沈飞曾在“片石山房”外点过姜山,但对方却没能领悟。

                          这并不是因为姜山的悟性不够。要真正达到最高的境界,光有悟性是不行的,你还必须去经历很多事情。

                          所以,姜山最终还是败了,他还没有尽览险绝,又怎么能够复归平正呢?

                          至少他还不可能象沈飞一样,在街头给别人炸臭豆腐。

                          那一场风波结束之后,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

                          “天下第一味”的牌匾仍然挂在“一笑天”的大堂中。

                          徐叔和凌永生守住了“一笑天”的名楼声誉。

                          姜山和徐丽?#26082;?#20102;火车站,晚上会有一辆开往?#26412;?#30340;火车。

                          最让沈飞高兴的,是他又可以摆摊炸自己的臭豆腐了,而且他的生意,似乎比以前更好。

                          不过当他晚上收摊回到酒楼时,才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凌永生本来愁眉苦?#36710;?#31449;在门口,一见到他,立刻象看到了救星一般:“飞哥,你可算回来了。店里的客人早就等不及了。”说着,他递过厚厚的一叠下菜单,“这些都点名要喝你做?#23383;?#21602;。”

                          沈飞挠挠脑袋,无可奈何地苦笑起来。

                          沈飞一口气做了二十六份?#23383;啵?#24403;最后一份做完的时候,他终于可以伸个懒腰,懒懒地问道:“小凌子,现在该让我休息一会了吧?”

                          凌永生却苦着脸,看起来比刚才?#25346;?#28902;恼:“飞哥,外面有个客人,非得让你亲自端粥过去。”

                          “什么?”沈飞咧着嘴,几乎要跳了起来,“谁呀?这么臭屁,你还?#35805;鏤遗?#27515;他?”

                          凌永生一脸的无辜:“这个客人我可?#35805;?#27861;,连师父都?#23614;?#20102;他,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当沈飞看到那个客人时,他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这确实是个难缠的?#19968;鎩?br />
                          此刻,这个?#19968;?#27491;在稚声稚气却又一本正经地教训站在他身旁的徐叔:“徐老板,你去问问飞哥,是不是出了名,就不认朋友了?”

                          除了?#27515;耍够?#26159;谁呢?

                          沈飞从身后捏住了他的脖子:“好小子,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27515;恕?#21679;咯”一笑,闪身跳下座位,向门口边跑边喊:“徐阿姨,徐阿姨,飞哥又欺?#20309;?#21862;。”

                          沈飞嘿嘿一笑:“徐阿姨早就上火?#36947;玻?#20170;天看谁还来救你。”

                          眼看沈飞就要追上?#27515;耍?#24573;然前方一双手伸出,把?#27515;?#25265;了起来。

                          来人正是“早就上火车”的徐丽婕。

                          沈飞一愣,随即便笑了起来:“大小姐?”

                          跟在他身后的徐叔和凌永生则是满脸诧异。徐叔甚至揉了揉眼睛:“你……你没有走?”

                          “这个城市,这个酒楼,终究有我难以割舍的东西、难以割舍的人,?#20063;?#24819;失去!”徐丽婕看着众人说道,最后她将目光定在沈飞脸上,?#27704;?#19968;笑,“我得谢谢你。‘大味必淡’的道理,我想我已经懂得。”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