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生死翡翠湖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尾 声
                          两三分钟后,郑天印出现在浴场,给众人造成自己曾被凌广锋支开的假相。然后他快步追赶先行离去的张建南。当他到达码头的时候,张建南正在四下寻找凌广锋的踪迹。

                          “那小子人在哪儿呢?跟我毛?我他妈的砍死他!”看到郑天印,张建南粗着嗓门吼道,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又带着?#19968;?#22766;胆,他当时显得底气十足。

                          “他已经死了。”郑天印一边说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那日头实在太毒,照得人头一阵阵发慌。

                          张建南蓦然一愣,?#34892;?#24576;疑自己的耳朵:“什么?……死了?”

                          “是的,我杀了他。”郑天印淡淡地说道,同时他伸出右?#37073;?#25226;刀给我吧,你已经不需要它了。”

                          张建南?#20004;?#22312;一片惊讶与茫然的情绪中,他下意识地把刀交给了对方,张口结舌地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知道?#22235;?#35851;害沈萍的事情,而?#19968;?#25484;握了关键的证据。他已经报了警,**很快就会来了。”郑天印看起来口渴得很,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艰难地吞下了一口唾沫。

                          “你……你开什么玩笑?”张建南瞪着郑天印,用尽力气才在脸颊上挤出一丝强笑。

                          郑天印摇头叹息了一声,他不再说什么,突然抢上一步,左手拉住张建南的右肩,右手的短刀猛地刺出去,狠狠地扎在了对方的心窝上。

                          张建南毫无防备,他徒劳地瞪大了眼睛,眼球似乎要从眼眶里挣脱出来一般。

                          “我也不愿意这样,可我没有别的选择。”郑天印和张建南对视着,这句话说完,他把短刀从对方的身体里拔了出来,喷涌而出的鲜血顿时溅满了他的全身。

                          张建南张着嘴,喉口发出一阵“呵呵”地急喘声,然后他的身体慢慢地软了下去,气息?#27493;?#28176;终止。

                          郑天印放开张建南的尸体,他给服务生打了电话,通知对方到码头来收船。

                          电话打完之后,郑天印腾出左手握在了刀刃上,随即他的右手猛地一拉,在左手掌上划开一道可怕的伤口。他把血?#38047;?#30422;在张建南的肩头——这会给警方造成自己是受伤后被迫反击的假相。

                          但这还不够。

                          郑天印又把刀尖抵在了自己的左肋上,然后两手发力,将短刀扎进腹腔后又咬牙拔出。剧烈的疼痛让他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而下。

                          他知道这个举动的危险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简?#26412;?#26159;在玩命。

                          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正如他刚刚自己所说,他已“没有别的选择”。

                          ……

                          这些就是血?#30422;?#21518;所有事情的真相,郑天印相信这些真相将永远不会被其他人知晓。

                          当然,他首先要过的一关,就是眼前的这个**——罗飞。

                          罗飞已经对着那份?#20107;?#30475;了很久,现在他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郑天印。

                          郑天印不动声色,做好准备应付对方的询问。

                          “好了,根据你的说法——”罗飞把?#20107;?#20030;起来扬了扬,“今天午饭的时候,凌广锋和张建南曾当众起过一?#25991;?#25830;,被你?#21448;?#35843;停了。一点过后,其他人都下湖游泳,不会游泳的凌广锋则租了度假村的游船到湖中游玩。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凌广锋要求你把游船开回码头,然后他说有一些私人事物要处理,希望你回避一下。于是你就离开了。你在周围的湖滩上转了几圈,花费了大约二三十分钟的时间。然后你来到浴场,得知张建南持刀去赴凌广锋的约会。你连忙赶到码头,恰好看见快艇上的张建南将凌广锋推入了湖?#23567;?#20940;广锋不会游泳,很快淹死。张建南企图杀你灭口,你在身负重伤,生命受到?#29616;?#23041;胁的情况下,迫不得已挥刀反击,致其当场死亡。是这样吗?”

                          郑天印点点头:“是的。只?#19978;А?#25105;没能救得了凌广锋……”他的脸上显出一种既惋惜又自责的神情。

                          郑天印自认这套说辞是无懈可击的,至少从法律上来说有一条完整的证据链与之映衬:很多人都见证了凌广锋和张建?#29616;?#38388;的摩擦;张建南的手机显示,他在两点钟过后接到了凌广锋的电话;然后张建南便抄起一把西瓜刀,气势汹汹地向着码头而去;警方应该清楚,凌广锋与张建?#29616;?#38388;的过节足以引发一场你死?#19968;?#30340;争斗……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有人怀疑到他与张建?#29616;?#38388;的邪恶勾当,又能有什?#31895;?#25454;呢?以他的势力和财力,完全有把握打赢这样一场官?#23613;?br />
                          郑天印越想越踏实,他的嘴角甚至浮出了一丝笑意。

                          可是罗飞却在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郑天印。不仅是罗飞,在场的其他**也都向他投来了奇怪的目光。郑天印被这些目光搞得很不舒服,他觉得那目光分明就是在看一个**,一个可笑的、愚蠢的**。

                          郑天印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目光,在忍受了片刻之后,他终于按捺不住地问道:“怎么了?你们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你设计得很?#33579;?#19968;切?#24049;?#22909;。”罗飞冷冷地说道,“只?#19978;в行?#20107;情却是你预料不到的。”

                          郑天印凝起眉头,他的心咚?#35828;?#36339;了起来。

                          难道真是哪里出了问题?可他又不敢轻易开口询问。

                          ?#36828;?#24517;失,?#19997;?#26368;好的应对方法便是沉默。

                          “你需要见一个人。”罗飞打破了沉默,他转过头?#24895;?#19968;旁的助手小刘,“你去把那个人带过来吧。”

                          小刘应了声“是”,转身走出病房。几分钟后,当他再次回到病房内的时候,在他身后跟着一名男?#21360;?#30475;见这名男子,郑天印的?#25104;?#21464;的刷白,仿佛陡然间又脱去了好?#24178;?#34880;液似的。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众人会觉得他像个**了,他现在也觉得自己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

                          那名男子身?#38382;?#23567;,相?#36130;?#24179;,他站在病床前,微佝着腰?#24120;?#27668;质猥琐。可这个人却给高大强壮的郑天印带来?#22235;?#20197;承受的压迫?#23567;?br />
                          此人正是被他亲手推入到翡翠湖里的凌广锋!

                          凌广锋居然没有死!郑天印的大脑里一片混沌,他所有的设计,那些原本坚不可破的壁垒?#19997;?#20840;都成了可笑的纸壳!

                          “你是下午两点四十左右离开的翡翠湖,你的员工将你送到这里抢救。所以后来度假村里发生的事情你可能不太清楚。警方三点到达了翡翠湖,在那里我们除了详细勘验了张建南的尸体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收获。”罗飞指了指凌广锋,“他虽然不会游泳,可他却并没有被淹死。湖水把他冲到了岸边的芦苇滩,后来被巡湖的工作人?#26412;?#36215;。他告诉了我们很多事情——和你刚才的说法截然不同。”

                          郑天印闭上眼睛长叹一声,他已无话可说,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好了,我想我们已经没必要纠缠今天下午到?#36861;?#29983;了什么,因为事实已是如此的清晰。让我们直接切入下一个话题吧:你为什么要谋害凌广锋和张建南?”罗飞看着郑天印,目光中流露出难以抗拒的威严。

                          对郑天印后续的审讯虽然顺利,但当全?#21208;事?#20570;完的时候,时间也已过了晚上十点。罗飞等人走出病房,看到了尚在走廊内?#21364;?#30340;凌广锋。

                          “你寄给我的录像资料我看了。”彭辉走上前说道,他红着眼睛,显得?#34892;?#30130;惫,而他的语气则带着歉?#21361;?#21487;是那张U盘里带有病毒,里面的文件打不开,我们的技术人员到现在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凌广锋淡淡地笑了一下,他的头发湿漉漉地搭在额头上,可他的精神看起来却很?#33579;骸懊还?#31995;——现在已经不需要那张盘了,不是吗?”

                          罗飞等人一怔,随即明白了对方的意?#36857;?#28041;案的两个?#36164;郑?#24352;建南已死,而郑天印因杀害张建南罪行?#21545;洌?#24050;难逃极刑的制?#33579;?#20877;追究沈萍的真正死因,似乎已没有太大的意义。

                          “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既然如此,就让死者入土为安吧。至于那份录像的原始资料……已经沉入翡翠湖底了。”凌广锋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他的眼中?#34892;?#20142;晶晶的东西在闪动。然后他转身向着出口处走去,步履矫健。

                          罗飞看着凌广锋远去的背影,他的心忽然激烈地跳动起来,原本倦怠的眼神中也重新绽放出光彩。

                          “哈哈……”罗飞越想越激动,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罗队,你……你这是怎么了?”彭辉和小刘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明白一贯严肃的**?#26144;?#20026;何会有如此表现。

                          罗飞笑完之后,伸手拍了拍彭辉的肩膀,摇头叹道:“彭辉啊,我现在不得?#24576;腥希愣孕亲?#30340;研究还是准确的。当一个天蝎座的男子爆发之后,那种可怕的力量,的确没人能够抵?#30149;!?br />
                          彭辉和小刘面面相觑,满头的雾水。而罗飞却不再理睬他们,他自顾自地迈开了大步,向着医院出口处而去。

                          半个小时后,凌广锋驾驶着自己的马6汽车行驶在夜色中的龙州街头,经过一天的折腾,他多少也?#34892;?#32047;了,他只想尽快回家,把浑身的湖腥味洗一洗,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

                          可是事情却常常不能如人所愿。一辆警车停在路边,车旁的**伸手拦下了马6。

                          凌广锋按下车窗,年轻的**向他敬了个礼:“您?#33579;?#35831;配合测一下酒。”

                          测酒仪的吹口被递进了?#30340;凇?br />
                          凌广锋把嘴凑上去,浅浅地吹了一口。

                          “对不起。”**微笑着说道,“请您使劲吹,我喊停您再停下。”

                          凌广锋无奈地?#36130;?#22068;,再次把嘴贴近吹口,这次他鼓足了劲,一口气吹了很久。可却始?#20183;?#19981;到**喊停的声音。

                          凌广锋终于憋不住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抱怨道:“你这是想憋死我呀?”

                          **看了看测酒仪上的数值,然后冲着警车挥了挥手。

                          又一名**从?#30340;?#36208;了出来,凌广锋认得那却是刚刚在医院分别的**?#26144;?#32599;飞,他不禁露出了讶然的神色。

                          罗飞来到马6?#24403;擼?#20182;看了眼测酒仪上的数值,然后冲**挥了挥?#37073;骸?#20320;回去吧。”

                          **敬了个礼,转身跑回了警?#24608;?#32599;飞则打开马6的车门,坐在了副驾的位置上。

                          凌广锋狐疑地看着罗飞,罗飞也看着凌广锋。从外观上来看,这名男子的确没有任何过人之处。

                          可是那些隐藏在内部的东西呢?谁能够真正看透一名天蝎座的男子?

                          在俩人的互?#21448;校的?#20986;现了一种奇妙的沉默。良久之后,才由罗飞将这沉默打破。

                          “肺活量6000。”罗飞迎着凌广锋的目光说道,“这是专业游泳运动员才能达到的水准。”

                          凌广锋一愣,随即明白了刚才那个**让自己一直吹气的用意。他沉吟了片刻,反问道:“你想说什么?”

                          “郑天印一直想不通:你怎么会没有死。因为他亲眼看着你沉入了湖面,足足有两分钟没?#26032;?#22836;。现在这个问题就好解释了。6000的肺活量,进行两分钟的潜泳不在话下。对于一个游泳高手来说,这段时间已足够你到达湖岸边的芦苇?#31895;小!?br />
                          凌广锋笑了笑,没有说话,看起来他是默认了罗飞的推测。

                          “所?#38405;?#26681;?#20037;?#26377;找到任何证据,是吗?”罗飞继续说道,“所谓的录像根本不存在,你只不过是需要警方来配合你演一场戏而已。这场?#20223;?#24149;的时候,你如愿看到了计划中的结局。”

                          凌广锋轻轻一叹:“罗飞……我也曾听说过你的传奇……我知道瞒不过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22836;从?#36807;来了——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家。”

                          罗飞嘿了一声,话题一转:“好了,我只有一点还不明白:既然并不存在那份录像,你怎?#31895;?#36947;是郑天印和张建南害死了沈?#36857;俊?br />
                          “?#26412;酰?#36824;有分析。沈萍临死前的那几天正在调查张建南赌博的事情,她曾经到过翡翠湖度假村。我查了张建南手机的通话记?#36857;?#20182;那一阵和郑天印来往极为密?#23567;?#26368;关键的,在沈萍病发死亡的当晚,张建?#20808;?#21644;郑天印有着频繁的通话。你觉得这还不足以让我产生某些合理的联想吗?”

                          是的,这其实也正是罗飞此前的思路。他点了点头:“的确是非常可疑,再加上你知道沈萍想要离婚的背景,完全可以推断出张建南和郑天印策划?#22235;?#31181;可耻的罪行。”

                          “可是我没有证据。也不会有人再能找到任何的证据。”凌广锋顿了一顿,神情诚恳,“罗警官,并不是我不相信法律,可是这件事情,只能用我的方式去解决。”

                          罗飞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凌广锋看着他凝重的面容,虽然问心无愧,但也不免?#34892;?#24528;忑。

                          “你真的没有喝酒吗?”良久之后,罗飞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

                          凌广锋觉得这句话非常熟悉。对了,就在下午的时候,郑天印曾经问过他:“你真的不会游泳吗?”

                          当时凌广锋回答:“真的不会。”然后他就被郑天印抛入了湖水?#23567;?br />
                          “没有啊,一?#24867;?#27809;有喝。”这是他?#19997;?#30340;答案。

                          罗飞的?#20174;?#21364;和郑天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那我们为什么不去喝两杯呢?”他转过脸来,微笑着说道。

                          (完)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