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多出来的第14个人(1M14第四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十天晚上的故事 归来 第二十一节
                          天哪左纳无比惊骇地站了起来紧张和恐惧令他张着口却说不出话

                          隼看到左纳看手表上的日期已经猜到了他说道今天就是第六十六天

                          啊上官云神情骇然地捂住嘴那个仪式进行的日子

                          是的左纳额头和后背都浸出冷汗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再过一个半小时就过第六十六天了

                          上官云惊恐地说那个仪式已经进行过了

                          不今天还没有结束隼说也许我们现在赶去还能够阻止

                          仪式之后毁灭者完全复活世界将沦为地狱上官云默念着这句话抬眼看着左纳会发生什么

                          恐怕我们没时间讨论了但我敢肯定是非常糟糕的事左纳说我们现在最好立刻赶到你家去也许还有一?#32943;?#26395;

                          那个仪式会在我家进行上官云惊恐地说仪式的内容是什么

                          我们真的没时间去猜了左纳着急地说赶紧开车到你家去看看吧

                          上官云意识到事情的急迫和?#29616;?#24615;她不再追问和臆测立刻和左纳隼一起出门?#35828;?#26799;下楼后开着车子一路疾驰飞奔回家

                          十一点钟上官云的车开到了家上官云掏出钥匙打开大门三个人推门而入

                          偌大的房子里现在一个人也看不到上官云不知道夏蓝是否已经睡了刚才她一路疾驰不敢分心跟丈夫打电话此刻她着急地大声喊道夏蓝

                          没有回应

                          十几秒后金管家披着睡衣从一楼卧室走出来他看见上官云和两个陌生人站在客厅内一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怔怔地问道上官夫人发生什么事了

                          上官云急迫地问道先生呢

                          先生和小少爷一起出去了

                          上官云大惊失色什么时候出去的

                          大概一个小时以?#21834;?br />
                          他们出去干什么

                          我不知道先生没有跟我交代

                          上官云焦急地看着左纳怎么办

                          左纳提醒赶紧给你丈夫打电话

                          上官云这才反应过来她立刻拨打夏蓝的手机但是一分钟后她握着电话的手缓缓滑下关机了

                          这就糟了左纳攥紧拳头如果我们不能跟他取得联系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们在某个隐秘的地方进行仪式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上官云感到头晕目眩

                          一筹莫展之际隼在一旁说道也许用我的能力能找出他们的位置

                          左纳和上官云一起望向他左纳问道你不是只能感应数字吗位置也行

                          我没法感知位置但是我也许能感应到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相距我们的直线距离是多少米然后

                          没等隼说完左纳就兴奋地接过来说道然后在地图上查找以这栋房子为?#34892;模?#21322;径是你感应到的直线距离这样一个圆形里必然有他们所在的地址

                          就是这样

                          你赶快感应别出错隼

                          隼闭上眼睛咬紧牙关金管家在一旁茫然地看着他们凭本能感觉到事关重大不?#24050;?#38382;和打岔

                          半分钟后隼闭着眼睛说出一个数字3679

                          他们现在距离我们的直线距离是3679米左纳立刻掏出智能手机开启地?#30142;?#35810;功能他一边操作一边喃喃道以一公里为单位3679米这一圈的建筑?#23567;?br />
                          找了几分钟他张开嘴大叫一声哎呀我早就该想到

                          怎么了上官云问

                          半径3679米的圆上有一个教?#33579;?#24038;纳大叫道一所位于城郊的废弃的教?#33579;?br />
                          一定就是那里隼说

                          没错其实我早该想到的Satan是堕天使教堂对他来说并非神圣之地而是让他复仇和亵渎的地方那是进行复活仪式的最佳场所

                          可是他为什么要带着我丈夫一起去

                          你丈夫是Satan选中的使徒也是他今世的父亲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

                          他会不会有危险上官云担忧地问

                          我们赶过去就知道了但是

                          怎么了上官云望着欲言又止的左纳

                          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左纳眉头紧蹙

                          早就不对劲了

                          不我的意思是左纳张着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隼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二十了还有四十分钟

                          教授我们没有时间犹豫了我必须马上见到我丈夫上官云朝门外走去

                          左纳叹了口气和隼一起跟上前去

                          白色的保时捷在黑暗的公路上飞驰就像上官云快要飞跃出来的心

                          这所教堂的历史估计有好几百年斑驳的石墙残缺的塔顶和潮湿的青苔述说着它的沧桑和冷寂它被废弃的时间都已经无法估计了这片地方现在完全可以说是荒?#23478;?#23725;没?#26032;返?#21644;路人也没有任何别的建筑只有风和排水沟长长的对话老教堂是它们唯一的听众

                          白色豪车开到?#20973;?#30340;教堂面前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而车上跳下来的焦急不安的三个人更与教堂的稳重和肃穆不符还有不到二十分钟就到凌晨十二点了

                          第六十六天只剩最后的十五分钟

                          上官云疾步走到教堂门前伸手?#24613;?#25289;开教?#20040;?#38376;时左纳突然抓住了她上官云惊诧地瞪着他

                          你不觉得就这样闯进去太冒失了吗

                          那我们该怎样进去上官云摇?#36820;溃?#27809;有时间了她顿了一下要不我一个人进去吧教授你们在外面等我

                          说着她甩开左纳的手推开教?#20040;?#38376;进入里面

                          我不是这个意思哎左纳跺了下脚快步走进去隼紧跟其后

                          教堂内部黑暗?#32435;?#38544;约能看见两旁祷告的长?#21361;?#20013;间的一条通道在此刻看起来不像是通往神圣的殿?#33579;?#21364;像是延伸到地狱的深渊上官云和左纳努力克制内心的紧张和恐惧试探着朝前方走了几步突然听到身后轰的一声他们心中一惊回过头去

                          隼将教?#20040;?#38376;关闭了并且他像变戏法似的摸出一把铁锁将大门锁死

                          左纳只觉得眼前一黑心也?#36335;?#22368;进了冰?#36873;?#20182;瞪着隼说是这样我明白了我之前所有的不安就来?#20174;?#20320;

                          上官云惊愕地看着隼又望向左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纳眼神凌厉地盯着隼我之前就隐隐感到不对劲却因为一直处在时间紧迫的状态没能?#36214;?#24605;索现在这些不对劲全都找到解释了

                          左纳指着隼对上官云说你想想看我们到他家去的时候他穿着什么短袖衬衣和休闲长裤一个独身在家的年轻男人为什么会穿得如此整齐正式就像是知道今天晚上会有客人来访一样

                          这是第一个奇怪之处而接下来他主动提出?#25954;?#20840;力配合我们再次让我感到事情顺利得?#34892;?#36807;头了当我们打算从他家离开时他又表示想和我们同行而且他说了一句什么话也许我的特殊能力?#19981;?#24110;到你们事实上我们确实依靠他的提议和特殊能力才找到了这里所有的一切现在回想起来都证明了一件事他知道我们今晚会去找他并且他在一步一步把我们引到这个地方来

                          左纳一拳捶在大腿上?#19978;?#25105;之前一直在分析和思考关于Satan的问题没来得及去?#36214;?#36825;些事情现在才悟出来已经晚了

                          是的你说对了隼冷冷地说我的目的就是把你们引到这里来我的任务完成了

                          上官云怀疑地望着隼你到底是什么人

                          还用?#20107;w?#24038;纳紧绷着脸说我们之前判断错误了你丈夫不是Satan的使徒真正的使徒就是他

                          上官云惊愕地张大了嘴可是他怎么知道我们今晚会去找他

                          左纳瞪视着隼你?#25954;?#22238;答这个问题吗

                          有何不可事到如今让你们知道真相也?#36824;?#31995;了隼走到左纳和上官云面前凝视他们?#26263;?#25105;打开保?#23637;?#21644;里面的人对视从那一刻开始我知道?#32422;?#30340;使命是什么了我是为了什么而存在我的特殊能力所能派上的真正用场我全都明白了

                          所以当时你并没有立刻逃走而是跟你的主子一起离开了左纳冷冷地说

                          没错他让我知道我的出生以及我的特殊能力都是为了在那一刻迎接他的降临我是他在全世界数十亿人中所选择的唯一的使徒他还告诉我我的使命并没有结束在第六十六天的晚上会有两个人来找我而我的任务就是把这两个人引到某个地方现在看来?#27604;?#23601;是这里

                          这么说你?#22238;?#26790;困扰是骗我们的你只是在骗取我们的信?#21361;?br />
                          隼沉默了几秒不那是真的如果今晚我失败了没能把你们引来的话我将在最后一次噩梦?#20852;?#21435;隼抬眼看着他们面露悲哀的神色所?#38405;?#20204;明白了吧我也只是为了保命而且你们应该相信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事就像教授你说的那样我们都是命运轨道中的一环那孩子为什么会在特殊的时刻死去我为什么会有猜到保?#23637;?#23494;码的能力而你们两个人的聚集包括后来找到我如果说这一切都只是巧?#24076;?#32780;不是冥冥中神秘力量的?#25954;?#21644;?#25165;ţ?#20320;们相?#24597;w?br />
                          上官云的头?#26197;?#21985;作响世界在她眼前摇晃打转她很想反驳他怒斥他却偏偏想起一些事?#32422;?#21644;夏蓝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为什么会突然怀上而这个孩子的生日中恰?#20040;?#30528;三个6如果真如隼所说那么这个孩子的出生和死去也是为了达到同样一个目的迎接Satan的降生

                          这个孩子命中注定就不该属于他们他只是一件工具活到六岁生日那一天他的使命就完成了而接着将这件事情进行下去的是围绕在他身边的这些人

                          天啊难道真是这样我夏蓝左纳隼与这件事相关的所有人都是Satan复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我们活着的意义就是为此吗

                          这时左纳厉声问道隼你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

                          你们两个人中有一个人非常关键隼说这个人和今晚的复活仪式密不可分?#19978;?#30340;是你们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复活仪式的内容是什么

                          话音?#31456;?#25945;堂周围墙上的烛台突然一起点燃烛光一种神奇的力量将几十盏烛台同时点亮上官云和左纳惊愕地看见教堂正前方的十字架已经被换成了Satan的标志安息日的?#31382;R?#24040;大五芒星和公羊头所组成的邪恶图案

                          当上官云看到神坛正前方站着的人时呼吸骤然停止了

                          ?#37027;ࡪ?#22905;曾经的儿子现在赤身裸体地站在前方跳跃的火光让他的脸和身体变换着明暗不同的色调如果不是错觉的话他的身体正在向四周辐射着诡异而可怕的黑色光芒而他身体的左侧站着一个人夏蓝

                          上官云全身猛抖她不顾一切地朝前面冲去大声呼喊夏蓝你没事吧

                          别过来夏蓝虚弱地说但是已经迟了当上官云距离赤裸的男孩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时她突然感到?#32422;?#22909;像被一股引力吸了过去她全身骤然无力肢体像被控制般慢慢向男孩?#20063;?#36208;去

                          左纳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他正要靠拢过去身后的隼提醒道教授如果你不想丢掉性命最?#20040;?#22312;原地

                          左纳转身问道他要把他们怎样

                          隼面无表情地说在第六十六天凌晨时弑杀双亲用他们的鲜血洗礼身体Satan将在那男孩体内完全复活并获得完整的力量

                          啊左纳骇得冷汗直?#21834;?#20294;他看到跑过去的上官云此时像木偶人一样乖乖地站在原地意识到?#32422;?#23601;算上去也注定会被那可怕的力量所控制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仪式进行

                          凌晨十二点到了

                          男孩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21097;?#20284;乎是在吟唱某段咒文上官云微弱的意识中终于明白为什么自从?#37027;?#22238;来后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他的声音和语言完全是陌生而冷漠的上官云斜眼看着那张他们曾经抚摸过的稚嫩而可爱的?#24120;?#27492;刻尽显阴冷和罪恶突然想起左纳说过的话一个天使堕落之后变成邪恶的堕天使在今世他仍要?#26377;?#36825;个轨迹吗

                          男孩吟唱完?#24076;?#30529;开眼睛他面向上官云向斜上方伸出右手上官云看到他的手?#36214;都?#37027;样锋利对准的位置正好是?#32422;?#30340;心脏男孩面对着她的时候她变得完全无法动弹上官云知道?#32422;?#30340;死期到了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而这时意想不到的?#32622;?#21457;生了

                          就在男孩尖?#26635;?#30340;手指就要刺向上官云心脏的一刻他身后的夏蓝突然挡在了妻子面?#21834;?#20182;抓住男孩的手猛地往?#32422;?#33016;口一?#24076;?#37027;只手深深地插进了他的心?#36873;?#20182;紧抓住那只手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对身后的妻子说云快跑

                          男孩被夏蓝控制住的时候力?#20811;?#20046;减弱了上官?#21697;?#29616;?#32422;?#22842;回了?#38053;?#21147;但她看到眼前的一幕心胆俱?#30505;?#24778;呼道啊夏蓝夏蓝

                          男孩发现?#32422;?#34987;紧紧攥住了露出狰狞的神色他?#32531;?#30528;听不懂的话企图把手从夏蓝身体里抽出来

                          夏蓝的视线已经模糊了他看不清眼前的人恍惚中只知道那是?#32422;?#30340;儿子他的泪水从眼眶中滚落下来滴在?#22235;?#23401;的手臂上他深深地说道

                          儿子是我害死你的就让我独自承担吧

                          说完这句话他一把将?#32422;?#26366;经的儿子紧紧抱住和?#32422;航?#36148;在一起双手像铁钳一样牢牢地箍住儿子的身躯

                          男孩狂叫一声显得?#24352;?#32780;恐惧似乎在惧怕着什么当夏蓝的最后一滴泪滚落到他的身上时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像要呕吐般地张开嘴几秒钟后上官云清楚地看到一股黑色的浓雾像有生命似的发出怪声从他口中喷涌而出这股黑烟嘶叫着在教堂上?#24352;?#26059;了一刻后灰飞烟灭了

                          而这一刻Satan的使徒隼身体摇晃了两下昏倒在地

                          他的特殊能力永远地消失了

                          上官云突然感觉全身的力气?#36335;?#34987;抽干了她泪如泉涌无助地跪了下来而这时夏蓝怀中的?#37027;?#31455;然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眼里溢出一滴泪那熟悉而稚嫩的声音清晰地叫了一声

                          爸爸

                          青青狗夏蓝笑了你回来了

                          他们?#24403;?#22312;一起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啊啊上官?#21697;?#22768;痛哭肝肠寸断她知道这一?#21361;?#20182;们再也不会醒来了

                          一切都结束了

                          左纳默默地在长椅上坐了下来他不愿上前去打扰这最终团聚在了一起的一家人此刻一股暖流在他的心中奔腾

                          算尽一切的Satan最终?#25925;?#27809;能算出亲生父亲的泪竟然能驱散和?#25442;?#20182;罪恶的灵魂

                          世间再邪恶的事物在爱的面前都一击即溃

                          每个人原来?#21152;?#26377;这个世界上最?#30475;?#30340;力量

                          我们以前怎么不知道呢

                          左纳取下眼?#25285;?#28145;吸一口气泪水模糊了双眼他看了一眼?#37027;?#23567;小的身体心?#20852;?#26970;而疼痛

                          男孩此时的脸上已没有一丝?#21150;?#20043;气

                          他在父母的怀中安静地睡着了

                          他终于以人的本来面目归来了

                          归来完

                          ?#21738;局?#30340;故事讲完了他的故事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效果在场的十一个听众几乎都眼眶湿润心灵激荡

                          是的毫无疑问南天能够看出这一点这个悬疑惊悚故事不但让众人震惊惶恐还让他们感动和深思我的天哪南天深吸一口气要多么结构精巧内容精彩内涵丰富的故事才能如此打动人心悬疑小说界的领军人物?#21738;局P?#26524;然不是?#25509;行?#21517;

                          对这个故事赋予高?#20173;?#25196;的显然不止南天一个人夏侯申此刻就忍不住鼓起掌来赞叹道?#21738;局?#20808;生的故事让人?#26377;?#24213;折服这场游戏我输得心服口服

                          的确能够听到这么精?#35782;?#24863;人的故事也不枉被困在这里数天?#32503;?#39532;说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34892;行?#37027;个主办者把我请到这里来了

                          大家都不吝赞美之?#21097;?#23545;?#21738;局?#30340;故事大加褒扬?#21738;局?#32437;然高傲但面对众人的真?#26174;?#25196;也不禁欢欣得意心花怒放傲慢的气息收敛了不少

                          一番评论之后北斗说咱们跟?#21738;局?#20808;生的精彩故事打分吧说着站起来到柜子里拿出纸?#21097;?#20998;发给众人

                          不一会儿大家都在纸上写下了一个数字龙马负责收集但是当他收到纱嘉那里时却发现纱嘉表情错愕脸色发白看起来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她手?#24515;?#30528;纸?#21097;?#21364;没?#34892;?#20986;分数

                          龙马问道?#21543;危?#20320;怎么了

                          纱?#20301;?#36523;战栗了一下缓缓抬起头迟疑地望着龙马她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这时大家都注意到纱嘉神情异常一起望着她

                          龙马再次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纱嘉木讷地摇了摇头紧咬着下唇像是有某种难以说出口的苦衷

                          南天看着纱嘉的样子正感到奇怪突然他想起了纱嘉下午跟?#32422;航?#30340;那个故事不由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众人望向南天白鲸问道你又怎么了

                          ?#21543;危?#19979;午跟我讲了一个故事南天张大了口像是才从睡梦中惊醒一般我刚才听?#21738;局?#20808;生的故事入了神现在才想起他讲的这个故事和纱嘉下午讲给我听的那一个非常相似

                          众人大惊?#21738;局?#30340;表情也瞬间变得瞠目结舌但他毕竟沉稳老道并没有立刻大叫出来只是瞪着眼睛说道哪些地方类似你说清楚

                          南天望了纱嘉一眼转头对?#21738;局?#35828;?#21543;?#22025;讲的故事中也有一对父子而且故事中的父亲也跟你刚才讲的回归?#20998;?#30340;夏蓝一样跟儿子有着一种奇妙的心灵感应更巧的是纱嘉故事中的主角也有能感应到数字的能力

                          北斗听到南天这样说忍不住叫了起来你的意思是?#21738;局?#20808;生的故事和纱嘉之前讲的故事出现了?#29616;?#30340;构思上的雷同

                          住口?#34987;哪局?#26080;法镇定了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蒙蒙汗此刻他恶狠狠地盯着北斗你在提醒大家我犯规了你?#26377;?#20309;在

                          北斗吐了下舌头呐呐道事实如此又不是我要故意这样说

                          过了一刻?#21738;局?#23613;?#38752;?#21046;住情绪?#31859;约?#20445;持冷静他望向纱?#21361;?#35828;你和南天说我的故事和你下午讲的类似可有证据这几天大家都看出来你们两个人走得很近明显关系不一般如果你们两个人串通起来陷害我那我犯不犯规也就不重要了今晚我们就能揪出主办者

                          纱嘉听到?#21738;局?#36825;样说愤慨地站了起来直视着他说?#21738;局?#20808;生本来我没有打算把这件事讲出来的因为下午我讲故事给南天听的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刚才之所以怅然若失是因为明天讲故事的人就是我我构思好的情节如此凑巧地和你讲的故事相似那意味着我不可能再讲这个故事了我根?#20037;?#26377;想到会令你犯规你又何必冤枉我们陷害你

                          说到这里纱嘉从上衣口袋中掏出几张纸走过去递给?#21738;局P?#20320;不是要证据吗这是我下午就写好的故事大纲你看看是不是确实和你今晚讲的很像

                          ?#21738;局?#30447;视着纱?#21361;?#20687;是不情愿地接过这几张稿签纸坐在他身边的?#26216;?#21644;歌特一起探过头去和?#21738;局?#19968;起浏览着纸上的内容不一会儿他们三个人都露出惊愕的神情其他的人不用看也知道纱嘉所说属实

                          ?#21738;局?#23558;纸扔给纱?#21361;?#35828;道就算这是真的你下午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给南天听但是你别忘了我排在你之前我今晚先将这个故事讲出来所以不能说是我的故事和你的重复

                          听的?#21738;局?#36825;话北头皱了皱眉头说?#21738;局?#20808;生你好像忘?#22235;?#20010;主办者说过的话了最后游戏的胜利者会把他听到的14个故事和我们所经历的这件事本身写成一本书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所有经历其实就是一个大故事所以只要纱嘉在你之前讲了一个相似的故事出来就会从客观上导致你犯规

                          ?#21738;局?#27809;法再保持矜持和冷静了他愤怒地咆哮道见鬼那我怎么知道她会在今天下午恰好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她又没告诉我

                          这能怪我吗纱嘉说我没听你晚上的故事又怎么知道会和我的故事相似呢

                          暗火?#19997;讨?#36215;眉头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这件事真的只是凑巧吗为什么?#24597;?#25384;在一起的纱嘉和?#21738;局P?#20250;在近乎同一时间想到如此相似的一个故事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蹊?#21361;?br />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但是过了许久没人能给出答案

                          十二个人中此刻最感到匪夷所思的就是南天

                          他心里非常清楚纱嘉故事的题?#27169;?#20854;实是?#32422;?#25552;供给她的但是?#21738;局?#24590;么可能也恰好想到了同一个题?#27169;?#30495;的只是凑巧吗或者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又中了主办者的圈套

                          南天苦苦思索着突然发现一件极不合常理的事以往遇到这种事情一定都会说出重要见解的一个人今晚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克里斯

                          南天望向坐在他斜对面的克里斯发现天才少年正用两根手指抵着下?#20572;?#20957;眸托腮似乎在集中精神思考着什么

                          南天望了他一阵忍不住问道克里斯你今晚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克里斯慢慢抬起头来凝望着南天然后环?#21448;?#20154;一圈说出了令四座皆惊的话

                          通过刚才那件事我好像知道主办者是谁了

                          什么南天心中猛烈一震他说的是真的

                          难道在这第10天的晚上谜底就将揭开了

                          第四季完


                      本站?#38590;?#20316;品为私人收藏性?#21097;?#25152;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24895;?/font>


                      Ͽ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