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佛跳墙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尾声
                          “什么?”

                          晚潮“噗”的一声,把刚刚喝进口的清酒喷了出来,“你……你找的合伙人,就是宋英勋?”

                          “怎么了??#26412;?#21165;问。宋英勋有什么不可以?

                          “他哪懂医学?”晚潮受不了地摇着头,“他恐怕连肺长哪里、肝长哪里都弄不清楚。”

                          “这个我懂就够了。?#26412;?#21165;解释,“成立私人医院,首先要有资金和商业化的运作,这个跟技术一样重要。”

                          “?#19968;?#26159;想不通。”晚潮问,“你为什么不回中心医院?那里精英荟萃,每个做医生的都?#37322;?#22312;那里成名。”

                          “以前我也是这么以为的,所以才努力爬上主刀的位置。?#26412;?#21165;喝口酒,“可是当时我那种年龄资历,坐那个位置,实在招人眼红,所以更不能摔下来。到最后已经忘了为什么做手术,只挑最有难度的来做,普通一点的手术从来不接,因为浪费不起那个时间。你说得对,那不是做手术,是比赛,是做秀。?#20154;?#30340;难度高、谁的技巧熟练、谁的方案大胆,病人真的就像标本,推上手术台就开刀,推出去就交给助手,说实话我连他们的名字都记不住。”

                          他笑了一下,“那个时候,惟一关心的就是医学年会、各大论坛上,自己的手术报告的排名,不知道工作还有其他的什么意义……一直到右手受了伤,离开手术台,再到重新恢复了之后,我才忽然体会到那种感觉。看着一个人,从病重,到康复,从躺在床上到?#37202;?#26469;,这个过程带来的那种成就感,跟手术报告的排名完全就是两回事。”

                          “所以,你决定按照这种理念,设立自己的外科医院?”晚潮忍不住插嘴。

                          “这只是一半原因。”

                          “一半?”晚潮好奇,“还有另外的理由?”

                          “还有一个理由是……?#26412;?#21165;顿了顿,抬?#21165;?#30528;她,“我总得多赚点钱,养家糊口吧。”

                          晚潮心一跳,他什么意思?养家糊口?

                          会不会是她太敏感了,从一开始就觉得气氛不对。他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请她吃饭,五星级的酒店,吃这么贵的东西……就好像这个照烧鲑鱼串,盘子里只有六块豆腐干大小的鲑鱼,价钱真叫人吐血。其实自己买回来鲑鱼、照烧酱、清酒和芥末,她敢打赌味道一定不会比这个差,花钱还不到十?#31181;?#19968;。

                          而且,还不得不穿成这个样子!

                          晚潮不自在地拉了拉肩上的黑色小礼服裙子的纤细吊带。看看对面的荆劭,这?#19968;錚?#22079;嘿,穿起正装来,还真是帅得没话说。

                          但是!只有看,是看不饱肚子的。

                          在这种衣香鬓影、钢琴声流淌的地方,她都不好意思开怀大吃,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觉得这个叫做情调。她还是最爱窝在荆劭的大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跷着脚吃自制的零食。

                          正在胡思乱想,荆劭已经帮她揭晓了答案。

                          “晚潮,我?#22681;?#23130;吧。”

                          咳!晚潮这口酒,呛得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真?#24674;?#38738;说中了,那次在燕子坞茶室,她就说如果荆劭知?#28010;?#26159;?#19981;?#20182;的,那么他就只会有两个?#20174;Γ?#19968;是娶她回家,二是赶她出门。

                          可是,她都还没有好好享受一下恋爱的过程……被他这样求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只享受一次怎么够?#24656;?#23569;要他求个十次八次……有点过分?那就三次五次……

                          正在傻笑着冒出两眼幻想的泡泡,却乍然听见荆劭的声音不轻不重、似笑非笑地响起来:“听思甜说,你暗恋我很久了。”

                          啊?!啊——李思甜!

                          晚潮的眼球顿时暴凸地弹出无数金星,满天飞舞。谁说她谢晚潮八卦?跟李思甜比起来,她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她苦心掩盖的事实,就这样在最不适当的时候,被人?#21307;?#20102;?#30528;啤?#36825;世界到底有没有天理?晚潮努力镇静,带着一抹欲哭无泪的尴尬笑容,坚决否认:“没有!没有这种事——”

                          可是看荆劭那张脸,他那什么表情?完了。

                          “那,戒指呢?”晚潮咬着牙根,不甘心地拉下脸。

                          “你不是说……送钻石太市侩了?我哪敢买这种东西给你。?#26412;?#21165;好像完全想不到她会问到戒?#31119;?#19968;脸错愕。

                          这个小人!晚潮瞪着他,她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污蔑!

                          “上次在露台上,你的谢氏泡妞秘笈,明明说过。?#26412;?#21165;微笑。

                          呜!自作孽,不可活。晚潮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那起码也要有束玫瑰吧,九百九十九朵那种……”她期待地退步,长这么大还没有收过花,老了一定会觉得遗憾。

                          “你不是还说,送花太老土?”

                          “荆劭!”晚潮“砰”地一拍桌子。侍应、宾客都转头朝他们这边看过来,她只好勉强挂上微笑,压低了声音,“我的忍耐是有底线的。”

                          “我可是百?#31181;?#19968;百,按照你教的泡妞秘笈来做的。”他笃定地看着她,“要知?#28010;?#24819;什么,她想要什么,然后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满足她。”

                          “?#25671;?#25105;想要什么?”她狐疑,她根本什么都没收到,就连根草也没有!

                          “我为了套取情报,加了思甜半年的薪水,这算不算是不择手段??#26412;?#21165;不紧不慢地说,“思甜说,你现在最想要的不过是两样东西,一是钱,二是?#25671;?#38047;采那张支票,你都已经据为己有了对不对?这第一样东西,我已经给了你,至于?#25671;?#20182;一笑,“只要你想,随时拿去。”

                          又是李、思、甜!晚潮跌坐回椅子上。做人太相?#25490;?#21451;果然是不行的。

                          “不过也不用这么早失望,?#19968;?#26377;一样东西送给你。?#26412;?#21165;伸出手,手上一串钥匙,“这间酒店的VISA套房一夜游。”

                          “你!”晚潮涨红了脸。

                          荆劭的身子俯上桌面,一脸的不到长城非好汉,“上上回在佛跳墙的厨房,宋英勋跑来搅局;上回在我家,?#30452;恢?#37319;敲门打断了;这一次,嘿,我就不信还有人找得到这里来!”

                          这个淫荡胚子!晚潮牙痒痒地握紧拳头,她迟早叫他死得很难看。

                          “对了,我忽然想起来……明天佛跳墙的晚餐材料还没准?#31119; ?#22905;找借口开溜,却被他老鹰抓小鸡一样逮了回来。

                          “这里都是人,你叫非礼,或者报警,都是可以的。?#26412;?#21165;揽着她的肩,大摇大摆地穿过大厅,踏上回旋的白色楼梯。

                          晚潮好不容易挣脱他的钳制,提起裙子逃出老远,这小人是早有预谋的!难怪他要她到这种地方,还要她穿上窄裙子和高跟鞋。没钻戒,连朵花都没有,还想求婚?做、梦!

                          可是没逃出几步,就已经被荆劭追了上来,一把抱起她,不由分说,就捉进套房里。

                          门开的那个瞬间,晚潮有片刻的窒息,门上桌子上地毯上,到处都是花,娇艳欲滴,美丽不可方物!

                          还没等晚潮回过神,他已经深深一吻,吻了下来。

                          她喝了一点点清酒,带着幽静的清酒香气,刚触上她柔滑的肌肤,他心里已经重重一荡。

                          晚潮正在奋力地挣扎,突然觉得?#31181;?#19978;滑过一阵微微的凉,百忙中转头一看,晶辉灿烂的一枚戒?#31119;?#27491;刚好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他……他什么时候腾出手来,给她戴的戒?#31119;?br />
                          “啊。”晚潮忽然惊喘一声,他的手滑进了她的小礼服裙子里,真不愧是当过第一主刀的手,解拉链只用了一秒钟而已,那丝薄的裙子已经滑落在地上。

                          荆劭看着她秀气光洁的肩膀,已经泛起了娇艳的淡粉红,忍不住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太香艳了,一个不当心,只怕真会喷鼻血。

                          “晚潮——”除了叫她的名字,他再也想不出什么言语来表达此刻心里满满的欢?#30149;?br />
                          “唔?”晚潮抬起头,微微喘息,嫣红的脸上带着不知所措的迷离。

                          “我爱你。”他说得极之认真,极之温柔。再没有一丝戏谑的神色。

                          不要轻易说我爱你,但是非说不可的时候,就一定要说得很认真。那天露台上,晚潮教过他的话。

                          晚潮屏住了呼吸。真的是很简单?#32622;?#27700;准的一句话……这样的表白未免太直接了吧?可是,被他这样正色地说出口,却格外有种打动人心的力量。

                          缓缓地踮起脚,勾着他颈后,闭上眼,笨拙地亲上他的唇。就这样吧,就在今晚,她一定要光荣地结束自己的单身生活……

                          “嘟——嘟——”

                          马上就要天雷勾动地火,却忽然又从什么地方传来魔音穿耳!晚潮蓦然睁开眼,糟了,手机!她忘了关手机。一把抓起地上的裙子往身上套,另一手慌忙地翻出包里的手机……不敢看荆劭已经变成铁青的不敢置信的脸,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喂——”电话里传来小沙惊天动地的叫声,“晚潮姐!你在哪里,还不赶紧回来!我做鸡丝卷的时候碰翻了?#20984;?#20315;跳墙快要起火?#30149;?br />
                          —全书完—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33606;?#21542;则后果自负。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